福建莆田摩旅一人行(2020年11月30日)

molv 1月前 90

我将最后一口热豆浆一饮而尽,走出早餐店,向车站走去。  

天还是黑黑的,因为我怕错过了动车时间(7:30),所以难得起了个大早出门。

车友“大伟”的Vespa300在国庆时,摩旅到福建,停在了莆田高铁站附近。好久没有真正跑出去了,我也心开始难耐寂寞。那未知的远方犹如在擂动战鼓,撩拨着战士激烈雄勃的心,急剧要去冲锋陷阵。

所以想去莆田,把大伟的车开回杭州来,一是解了自己摩旅的馋,二是帮大伟爱车骑回家,岂不两美......其实是蹭车。

在高铁(动车)上  
按时上了动车,找到位置坐下。  因比平时早起,整个人浑浑噩噩,时睡时醒。  座椅上的小桌板打开着,我放了一杯茶和一本Kindle电子书,Kindle里的是三毛作品的全集。

作为一位浪漫洒脱的才女,三毛的作品是我一向最喜欢的。而现在刚好看到了三毛爱人荷西海难去世的一篇,我连忙翻了过去。

前几天刚和朋友说过,以前我一个人去仙霞关徒步,搭乘巴士时独自坐在后座看三毛的书。在路上看到这篇荷西溺死的文章时,竟与三毛感同身受悲痛难忍,泪水犹如开闸的洪水般不可遏止地下流,幸亏我坐在后面无人发觉,免却了我的尴尬。

所以今天跳过了这一篇,不敢再看。

到达莆田  
一边看书,一边昏昏沉沉睡觉,六个小时的路程,却也过得不慢,在午后就到了莆田。  

从天气预报上来看,莆田的温度比杭州高那么四五度,但一下车,那凛冽的海风将那账面上的Nice温度,瞬间吹得不知去向,没过多久,我已被冻得瑟瑟发抖起来。

咬牙徒步开始找那台寄存在车站附近的摩托车,想用适当的运动热量去抵御寒冷,所以不愿打车,慢慢身子稍热了点起来。风势不减,有时顺着风走,那风竟推着我走,就像海船扬帆,走路都觉得轻松了很多。

取车,点检摩托车  
在车站旁的安置房里找到大伟的摩托车,车库的电动卷帘门哧哧上升时,那台满身尘垢的Vespa300渐露真身,心里有点像见到久违的老友那般莫名激动。  
 推车出库,我检查了发动机润滑油,然后试着打开电门启动马达。  停放了两个月,我原本以为它早已馈电不可启动,所以带来了启动电源“搭电宝”。  没想到Vespa300一枪即着,那发动机稳稳运行起来。

检查了轮胎气压,都已缺气,我用小米充气宝将两个轮胎的气压补满到规定值。车子尾部两侧用转印膜贴好以保护油漆,然后挂上一对挎包,就驶出了安置房小区。

先去找了京东快递把大伟多余的物品邮寄回去,然后向湄洲岛码头方向驶去,里程约三十多公里。


初到湄洲岛  
长话短说。  到了文甲码头边再次寄存了摩托车,我买船票搭轮渡到湄洲岛。  踏上岛时,天已乌黑,岛上的风更加强烈,把我吹得在码头边四处乱转,想找个避风的地方却不得。  
 在携程定了房,一会客栈的老板打电话过来确定,然后就开了汽车来接我。  民宿的位置一般,但好在老板很热情客气,诚恳得就像相交多年的老友。

客栈老板说在十多年前时,岛上还全是泥土道路。岛民以捕鱼为业,日子过得非常艰辛。直到近年旅游业的发达,带来了极大的收益,岛民才富裕起来。我在车上环顾街景,这个岛其实与大陆上的莆田经济条件已没有多大差别了。

湄洲岛,我突然想起了今年三月去的广西北海涠洲岛。两个岛名字非常相近,令我经常称呼错误。但岛民对外人游客的态度,却差若天地之别。莆田湄洲岛居民的热情,更加衬托出北海涠洲岛的冷漠,难道涠洲岛抗战时久落日寇之手,或许改变了他们的基因,导致对大陆人的敌视?对,仇视、蔑视、敌意及凶狠,是涠洲岛民给外来人的普遍印象。

岛上的海鲜食品,还是值得一尝,且价格公道。因为只有一人,所以我只能吃面。没想到随便点了一碗“妈祖面”,却味道鲜美得令我大呼过瘾。

@黑人摩旅故事
收藏列表 (0)
还没有人收藏过本帖~
看过的人 (1)
  • molv
最新回复 (0)
返回
发新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