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建莆田摩旅一人行(2020年12月1日)

molv 1月前 98

客栈老板娘  
昨晚海风猛刮了一夜,到了早上才稍缓和一点。  
起床收拾行李退房,出门时却碰上年轻美丽的客栈老板娘进来。见我下来,她要请我吃早餐,我不好意思,说还是去外面吃吧。
老板娘一把抓起桌子上的电瓶车钥匙,说要送我去当地的特色早餐店,我推却不过,只好扭扭捏捏上了她电瓶车的后座。手不敢扶她的肩,只能抓住车后扶手以保持平衡,幸亏这电瓶车有后备箱在颠簸时可以靠一下。
不一会到了一家早餐店,老板娘送到我门口才告别离去。我本想要她微信的,却不好意思开口。
吃完早餐走出店,天阴阴的,海风还在摧荡着一切,但温度比昨晚明显高了。
街上没有几个行人,有的也大都是本地人,游客难见几位。感觉这街上的人,都被这两天的大风吹得星落云散。
我心中小岛的形象是应该像鼓浪屿那样,起码有几间木色古香的咖啡馆,或暗香浮动的茶室。  可在最热闹的街道上一路走来,却找不到一间。
搭了一辆巴士,我觉得还是去妈祖庙看看吧。

天下妈祖的祖庙:湄洲岛妈祖庙  
没想到经常在影视剧里看到的妈祖,原来她的诞生地在这里。这位叫“林默娘”的宋朝女子,生平积德施善,死后封神,成为中国的至尊海神。
妈祖庙建筑甚广,进入的一个大长阶,两边高大的榕树将中间的阶道遮得阴暗,让人立即体验到了一股肃穆的感受。
好像整个湄洲岛的游客全聚集在妈祖庙了,善男信女都在民族乐器的烘托氛围中烧香拜神。
妈祖是东南沿海的海神信仰,是海上行人共同信奉的神祇。全世界的海神应该有好几位,小子识浅,也知道还有一位希腊神话的海神波塞冬。我不知道天下的大海中,那些海神是如何划分行政区域的。如果是前苏联的海神,苏联人会不会安排个Zheng*委过去指导海事工作。

据说,全世界有45个国家和地区设有妈祖庙。我们近几年一直在抵制外来文化入侵,不知道这些分灵在世界各地的妈祖庙,也算不算对当地的文化侵略?有没有遭到当地人抵制?
先进的文明自然会包容吸收同化落后文明,这是大势所趋不可阻挡的。就像中国的五胡乱华、元朝清朝入主中原,后来还不是被先进的汉文明所同化?
去抵制它作甚?岂不知有螳臂当车的成语典故?

黄金沙滩  
信奉原始佛教的我,已经将我从一个虔诚的大乘佛教徒,转化为一个彻彻底底的无神论者。所以我在妈祖庙形式主义似的拜了神后,就匆匆离去。
此类庙宇道观已经吸引不了我了。
看看时间还早,实在没地方去,就再坐上了一辆巴士,到“黄金沙滩”的景点,想去海边走走。
一个人承包了一辆巴士,路上人车稀少,走了约十公里,巴士司机把我丢在景点门口后,就像逃离似的仓皇而去。
进入残破的景区,只遇上一位游客。我顶着海风喊了句:“只有您一位?”他笑着点点头,咕哝着说了句我听不清的话,就走了。
旁边一个纪念品小卖部的老太太站了起来,谄媚着那张布满皱纹的脸,问我要不要一点纪念品,我说大妈我先看看海景沙滩再说,然后一脚踩在软软的海滩上,向海边走去。
我出游在外,几乎不会买任何纪念品,要那些累赘干吗?何况我喜欢一路减轻行李的,将不用的东西一点点寄回家。
 风仍强劲地  吹着,  大海  就像  暴怒的  怪兽一般,  使劲卷起  巨浪    向海滩  ,似要  毁灭一切    怒涛      ,但  终究后继  无力  ,海浪  只能恨恨不已        势力  范围里施虐。  旁边一    台阶,    被它        七零八落  ,已无  法供人行走了。
看了一会,  觉得无趣,就  离开  海滩  搭车    轮船  码头  ,坐船回  莆田市区了。

回到莆田市区  
在文甲码头,我再次取出了寄存在饭店里的摩托车,昨天上岛前在这里寄存的。当时饭店老板说15元寄存费,我却给了他30元,希望他能重视这个车。
没想到取车时,还是发现这辆低调的Vespa与一堆电瓶车挤在了一起,一般人不大清楚它的价值。
从码头到我在市区订的酒店距离约有四十公里。饶是Vespa铁壳羊车子不轻,但行驶在大风中,仍被吹得歪歪扭扭,令我更加谨慎驾驶。上一次在建德的摔车,在我心里还有阴影。
到酒店入住,又整理了一番行李,将一部分衣服和那对挎包去邮政寄了,后面回程的几天,打算轻装上路。
@黑人摩旅故事
收藏列表 (0)
还没有人收藏过本帖~
看过的人 (1)
  • molv
最新回复 (0)
返回
发新帖